危险面前更应加强国际配合(经济透视)--国际

发表时间:2019-01-25
(责编:罗冰倩(实习生)、樊海旭)

本轮寰球经济增添周期始于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近十年来显现出一系列新的特色:其一,增长时间长,但增速缓慢,增长率始终不恢复到国际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其二,由于技能进步不明显冲破,生产率一直低于经济增长率;其三,多数年份的商业增长率低于经济增长率,从而改变了二战后贸易拉动经济增长的格局;其四,经济增长能源主要源于政府的刺激政策,重要发达国家履行以量化宽松为代表的低利率或负利率政策,导致债务包袱始终加重;其五,国际金融危机前的产能过剩问题不仅没有被化解,还伴随扩展性经济政策进一步加剧;其六,虚构经济与实体经济进一步脱节,证券市场走势脱离实体经济走势。从这种意思上说,2018年全球经济放缓与2019年下行危险加大都是国际金融危机的后遗症。

随着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加大,主要大国开始调解国内经济政策。2018年底美联储已暂停连续加息的决定,日本和欧洲央行决议持续坚持现有的低利率政策,但这显然是不够的。相反,一些主要发达国家仍在推行有悖于全球经济可连续增长的政策。其中,最典型的是反全球化与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世界银行猜想,受贸易战的影响,2019年全球贸易量增速将从2017年的5.4%跟2018年的3.8%下降到3.6%。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统计,全球本国直接投资持续三年下滑,2018年下降幅度达19%,创下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这主要是因为美国企业所得税改革后,企业大量汇回海外存留收益。

《 公民日报 》( 2019年01月24日 17 版)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策略研究院院长)

危险之下看大势。迄今为止,全球经济增长格式并未转变:亚洲仍是2018年寰球增长率最高的地区,中国经济增速只管有所放缓,但仍令人凝视。2019年除南亚地域外,亚洲经济整体增速将有所放慢。美日欧三大经济体在2018年略有放缓的基础上,未来2―3年的增加率被大幅下调。其中美国经济增速下调的幅度最大,世界银行将其从2018年的2.9%下调至2019年的2.5%跟2020年的1.7%。其余发展中国度经济增速错落不齐,但总体相对强劲。由此可见,本轮全球经济增长周期的拐点何时浮现很大程度上仍将取决于美国经济。

应答全球经济短期下行风险诚然主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化解背地的结构性抵牾。历史教训和教训一再表明,全球性问题需要全球性合作。缺乏配合的宏观经济政策、以邻为壑的贸易投资政策、迎合民粹主义的诉求岂但无益于降落本国经济的短期下行风险,而且会给全球经济带来灾祸性影响。

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近期纷纷下调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经济学家们从经济增长能源的各个方面寻找可能的风险点。2019年将是国际金融危机暴发以来的一个特殊时点。在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加大的背景下,各国更应加强国际配合,奇特应答挑战。